拉斯维加斯赌城

澡堂老板家的男人们

发布时间:2019-07-18 信息来源:本站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澡堂老板家的男人们》是韩国KBS电视台于1995年11月18日起播出周末连续剧,由郑乙永导演,金秀贤编剧,李顺载姜富子张勇高斗心等主演。

  该剧讲述了在首尔卞头里双门洞运营30年历史的澡堂的固执的金福童爷爷和在澡堂建筑里生活的3代大家族生活,生活在矛盾和和解中度过,渐渐了解了家族和爱的意义。

  经营澡堂已30年。他感到老了,于是便把儿孙全召呼到身边一起生活。其实,他的身体还很壮。福童的大儿媳英子

  的查问,还编出了一套谎话。帮助恩京相亲的媒人前来告状,说恩京相亲时装疯卖傻,这使母亲英子很是过意不去。她为女儿婚事着急,规定今年三个女儿必须有一个出嫁。尽管母亲英子嫌弃恩京相中的对象,但恩京还是把对象带回了家,并表示要结婚。这使英子不知所措。弟媳慧英

  )好言相劝,但英子仍固执己见表示反对。为了充分发表意见,全家人展开了讨论

  福童经营澡堂已30年。现在,他感到老了,于是便把儿孙全召呼到身边一起生活。其实,他的身体还很壮。福童的大儿媳英子为三个女儿的婚事很是着急,现在,她指望二女儿恩京出去相亲能有希望,没想到回来却满腹牢骚。

  福童的女婿炳烈没回家聚餐,而是偷偷和小姐们去看电影。回家为应付胖老婆福姬的查问,还编出了一套谎话。帮助恩京相亲的媒人前来告状,说恩京相亲时装疯卖傻,这使母亲英子很是过意不去。她为女儿婚事着急,规定今年三个女儿必须有一个出嫁。

  英子得知那个相亲的小伙有意要和恩京再见一面,她很高兴。但当她偷偷打量这个小伙后,又为他个头高、样子粗感到失望。她意想不到的是恩京突然对小伙倍加欣赏,这使英子不知所措。福童和姬子为炳烈夫妻俩怄气进行调解,其中为炳烈出了很多主意。但炳烈不以为然,他认为这是八字注定。

  尽管母亲英子嫌弃恩京相中的对象,但恩京还是把对象带回了家,并表示要结婚。这使英子不知所措。弟媳慧英和小姑子姬子好言相劝,但英子仍固执己见表示反对。为了充分发表意见,全家人展开了讨论。

  英子因女儿婚事心情沉重,加之家务事繁忙,结果闪了腰而卧床不起。弟媳慧英无奈接过所有的家务。小姑子福姬贪吃的习惯惹怒了老母,连父亲也发话让她减肥。

  炳烈尊照岳父母旨意要妻子减肥,没想到被妻子赶出门外,他不得不住进旅馆。福童闻讯后火冒三丈,他要当着受气姑爷的面狠狠地教训自己的女儿。英子为女儿婚事伤心透顶,丈夫等人好言相劝均无济于事,慧英和福姬见此状不得不改变态度站到英子那边。

  恩京的婚事遭到其母亲的反对,致使男方得了相思病。媒人赶来苦口婆心相劝,始终未能改变英子的初衷。恩京本想和母亲抗争,但终究不敢和家人决裂,她不得不向男方表达了母亲的意思。福姬遭父亲训斥后一时下不了台,但在母亲和哥嫂的关怀下改变了态度,这使一贯受气的丈夫很吃惊。

  英子的长女尹京正为乘出租车丢书事着急,一个叫浩俊的青年来电话说明了下落,但他们几次相约均落空。英子的小女儿秀京是个风流女性,她刚刚被哈佛的男友抛弃,又与尤烈哥和敏基两人有了交往。两个男友间还有了醋意。天冷了,全家人为腌泡菜忙翻了天。

  由于全家人做泡菜过于劳累,慧英的儿媳正花开始感冒发烧。正在外打高尔夫球的炳烈被家人匆忙叫回,他对病号做了处理。老爷子福童召集全家人搞慈善捐款,教导子女不要忘记帮助家人。他立下规矩要后代继承这一传统。

  福童的二儿媳慧英干家务一个劲叫苦,还对大嫂表示不满,英子一气之下不让她干活,她要带着女儿们支撑起家务。这时,正花病情加重欲住院,姑父炳烈帮助摆脱了危机。英子的小女儿秀京约敏基和智娜进咖啡屋,她要当着情敌的面夺回敏基,不料敏基逃跑。英子做噩梦,担心大女儿尹京变成大肚子。因为她经常叫着要独身。

  秀京为夺回男友敏基做了很大努力,但均未成功,因为她感情不专一。炳烈热心为尹京介绍了一名男友,全家人热衷于促成这门婚事。但后来弄清他是臭名昭著的花花公子,全家人的心全凉了。

  秀京纠缠敏基摔伤了腿,敏基将其送回家。秀京全家责怪敏基不忠诚,敏基不得已说出真情。炳烈从医院带回新的信息:一是主治医生的弟弟要相亲;二是上次相亲者为花花公子不属实,对方正想靠法律澄清事实。尹京和拾到失物的浩俊终于见面了,但由于尹京的傲慢,不得不中途散伙。

  新年即将来临,爷爷福童办了很多年货,这可愁坏了二儿媳慧英。为了争取患感冒的正花能干些家务,她和自己的儿子发生了口角。恩京相亲失败了。现在,三姐妹均为各自的婚事发愁,爸爸丰秀只得开导她们。

  除夕之夜,全家人欢聚一堂。爷爷福童衷心感谢子女们的团结合作精神,他感到非常幸福。丰秀的妻子英子传过来消息,说他弟弟和妻子关系冷漠,正想离婚。丰秀急忙找弟弟谈话,不许他乱来。刚刚得到消息的老父老母也赶来,他们要狠狠教训这个不争气的二儿子。

  福童老两口严厉批评了次子,令他今后再不准提“离婚”二字,直欲将其关入地下室反省。事后,慧英欲淡化这件事,并埋怨英子扩大了事态。秀京和敏基来往较为频繁,智娜受冷落使敏基感到不安。

  大年初一,儿孙们偎在爷爷、奶奶身边表演节目、互相拜年,全家人十分和睦。一件意外事情发生了:福姬在家门口捡到一个弃婴。一直没有孩子的福姬认领这孩子是理所当然的事,可是福姬不肯认领。为了确定孩子的未来身份,福童召集全家人展开了讨论。

  全家人一致认为,弃婴应由福姬和炳烈抚养。但福姬还不太情愿,她必须接受实际锻炼。秀京和智娜争风吃醋,结果敏基突然失踪了,她们只得四处寻找。慧英感到孤独、寂寞,恩京为婶婶算命,说她是理想主义者,她的心高高地飘在空中,脚也没踩在地上。

  姬子发现澡堂账本上有许多“十全大补汤”的支出,便埋怨老伴为何不去药店抓药,老伴解释去传统茶屋是为了交际。长子丰秀的新大衣又送人了,妻子表示了不满,丰秀反倒发了火。敏基终于出现了,他约秀京和智娜去咖啡厅见面,并表明了跟秀京的关系,智娜一气之下将咖啡泼向敏基。

  福姬在母亲协助下开始带孩子,还去服装店购置衣服,不免和二嫂为生活琐事有些摩擦。丰秀的公司里资金周转发生困难,他打算挪用家里的现金贴补,而妻子不同意这种做法。丰秀则埋怨她在自己困难时得不到支持和同情。智娜出了车祸,听说是因为与敏基分手欲寻短见。

  智娜出事后,秀京受到父母责骂,他们要求女儿和敏基断绝关系。秀京按家长意思向敏基做了表示,并一起去看望智娜。智娜为“自杀”事做了解释,并表示已有了男友。浩俊主动与尹京约会,尹京冷漠的外表掩饰不住内心的真情。功课不好的智焕竟然征得家长同意去济州岛旅游。

  敏基对智娜的关怀使秀京产生醋意。可是,当敏基正式向她求婚时,她又显得不太积极了。福姬正为认领小孩事举棋不定,炳烈却在医院宣布妻子生了儿子。这一突如其来的好消息致使同事和亲友纷纷前来祝福,使得福姬不得不将瞎话编到底。福姬全家也积极配合严守秘密。丰秀为从家中拿出周转现金,他同意从外边买房子转到妻子名下。

  慧英对农村儿媳的不尊重引起了儿子、儿媳的反弹,双方的口角使慧英卧床不起。直至熙秀从中调解、子女当面认错才算了结。秀京对敏基的求婚先是不情愿,但很快又演变成不同意,因为她不愿过门后住进婆婆家。她的想法受到了父亲的严厉批评。

  智焕突然往家里来电话,说是在外做了阑尾手术。父亲急忙驾车赶往外地,将儿子接回家。福童陪朋友外出旅游很开心,姬子怀疑老头跟茶馆女老板有什么勾当,直至弄清真相才解除疑虑。秀京和敏基约会,敏基向她介绍了家庭的真实情况,使她的心豁然开朗。浩俊带尹京看病打动了她的心。秀京突然向家人宣布,她要结婚了。

  秀京带敏基来家拜访,全家七嘴八舌像炸了锅,现在秀京的婚事将走在前边,这使恩京心里很不好受,她甚至喝醉了酒。恩京的父母和姐姐不忍看见这局面,他们正积极想办法。福童感冒病倒了,老伴感到郁闷,但没说出原因。

  福童家的男人们没按规定早上去爬山,这使福童很气愤。他把膝下儿孙叫到身边训斥,大家互相推御责任,只有老大丰秀急忙检讨。浩俊受尹京之托,为她妹妹恩京找了一个电子公司的科长,双方见面均还满意,就连浩俊也觉得恩京很漂亮。秀京穿起超短裙去见未来公婆,她自我感觉很好,但不知婆婆怎么想。

  因为老爸福童发了脾气,老大丰秀、老二熙秀和妹夫炳烈发生了口角。他们互相指责,甚至没法收场……直至炳烈主动检讨,才使事态稍有缓解。尹京不愿承认浩俊是男朋友的事实。但浩俊仍耐心等待。秀京等来了敏基母亲的态度,她说更喜欢智娜。

  智焕的一伙朋友来家作客,为了解决午餐,福童带着家里的男人们去了茶馆,女人们则留在家里准备。可是,由于没上山跑步的矛盾波及到了姑嫂,大嫂英子再三请慧英出来吃饭,可就是请不动,她不得不拉慧英以上街买东西为由出去谈。姬子听说老伴去了朴女老板的茶馆,她又起了疑心。

  福姬的儿子即将过百日,全家人都在商议如何好好庆贺。最后决定由两位嫂子出面张罗。可是福姬和炳烈要筹办一批食品送给塔谷公园的老人,这是一个最有意义的活动,两位嫂子最后放弃了。丰秀为公司资金周转受阻而发愁,难免与不知情的妻子有摩擦。老爸福童看出了儿子的难处,偷偷给他现金以解燃眉之急。秀京主动登门见敏基妈,希望她改变态度主持与敏基的婚事。

  炳烈和福姬为儿子过百日生日做了最有意义的庆贺。哥嫂们亲自前来祝兴,为公园的众多老人服务,使夫妻俩十分感动。尽管因炳烈疏乎忘记安排照相,但因浩俊带人救场,使这次活动十分圆满,只是尹京不太高兴,因为她不愿浩俊当众亮相。丰秀借父亲的钱买了30坪房产,公司资金运作解决了。

  福童憋在家里没去茶馆,但没完没了跟老伴找茬,把她折腾得够呛。浩俊与尹京的恋爱毫无进展,便主动登门拜访,全家人待他十分热情。可是,当尹京回来时却想把他赶出门。敏基母亲本来就不愿意将来儿子听儿媳摆布,现在又听说秀京不会干一点家务,更是心凉了半截。

  姬子再三动员老伴外出散心的事始终未成,便留下来与之谈心。她回忆起当年艰苦岁月的恩爱,希望老伴珍惜今天的幸福。英子三个女儿的婚事各有所难,长女尹京不顾男方的诚意和全家人的劝说,彻底回绝了浩俊的求爱,二女儿恩京由此也担心自己的恋爱受影响,因为浩俊是媒人,小女儿秀京则因不爱干家务而动员敏基一起单过,自从母亲批评后才改口。

  为了让尹京放弃“独身”主义,长辈们纷纷劝说,但均无济于事。婶婶慧英的话比较尖刻,致使尹京的母亲有些承受不了,她真想动手狠狠地教训一下大女儿……。秀京想跟敏基单过的计划落空,便设计了先一起过之后再跑出来的迂回方案,敏基听后当即拒绝了。

  对于尹京无数次的回绝,浩俊仍不死心。经过他的再三开导,尹京突然哭了,她讲述了自己初恋时所承受的一次沉重打击。夜深人静,已酒醉的尹京被浩俊背回家,家里人见状尚不知出了什么事,爷爷便认定浩俊沾了孙女的便宜,并欲将其关进地下室。

  自从英子大嫂教训了一下慧英,慧英一直感到憋气,一天她竟外出没回家。姬子一直和老伴闹别扭,据英子所见,公公和茶馆女老板可能真有点意思。敏基母亲约秀京过去谈话,言谈中透露了对秀京的不满。恩京喜欢算卦,她刚刚给对象算了一个不吉利的卦,想让对象听听是否灵验,结果出了乱子。

  慧英心里一直不痛快,她对大嫂有意见,又感到丈夫冷冰冰。为此她常独自出门散心。恩京的对象喝醉了酒,他们的约会不欢而散。虽然过后男方表示了歉意,可是恩京对他已失去了兴趣。敏基母亲认为秀京不像一般姑娘温顺,她不同意他们的婚事,但迫于儿子的压力也没办法。浩俊向尹京简单告别后便出差去夏威夷了。

  敏基母亲对秀京约法三章,希望她做个好媳妇。秀京勉强答应了条件,并促成了双方父母见面。浩俊托人送来了贵重礼品,尹京先是拒绝,后经长辈们劝说才收下。恩京和男友解除了误会,原来男方命相很好,是她算错了。

  英子自从见了秀京婆家,心里一直不是滋味:一是他们打扮那么华丽,似乎有点吓唬人;再则对方一个劲挑秀京的不是,不如看不上眼就算了。其实,敏基父亲更看重秀京长相,认为其它可以调教。姬子对老伴的行为再也不能忍耐了,她要把老伴赶出去。

  福童即将被赶出门,但他还不知因为何故,直至老伴说在电视里见到了他和茶馆女老板的镜头,他才恍然大悟。福童再三解释,但老伴就是不饶,他只得收拾行李准备出走。次子熙秀尚不知家中出了大事,他正和妻子谈心,在烛光映照下别有情趣。妹妹福姬赶来报告消息,他俩才如梦初醒。

  长子丰秀将父亲送进旅馆,并做了简单安顿。他遵照父亲的嘱托:不跟弟妹们谈吵架的真正原因;不能说爸爸是被赶出家门的。尽管弟妹们有多种猜测,但丰秀始终坚持原则。次日一早,丰秀又安排爸爸搬进新购的别墅的准备,福童真的要跟老伴分居了。

  长子丰秀向母亲报告说父亲住进了别墅。父亲方面由大儿子照着,母亲姬子由大儿媳陪伴。尽管子女们对他们努力劝说,但双方各执己见,谁也不肯退让。突然,福童回家向老伴要澡堂账本,又掀起了新的矛盾……秀京单位专门给了假期,她可以全身心接受母亲调教。恩京与男友的恋爱在发展,对方已提出求婚。

  浩俊跟尹京说下定决心不再烦她。福姬劝福童回家,福童不听,还装了电话。回家后福姬劝说姬子也没有结果。福童跟姬子打电话要澡堂的收入,姬子不给。慧英因为熙秀看话剧时睡觉跟他吵架,结果熙秀也气得搬去跟福童一起住。

  东焕和正花劝说慧英向熙秀道歉,慧英不愿意。丰秀叫炳烈也搬出来住,炳烈不同意。尹京从恩京处得知浩俊去相亲,生气地约浩俊并当面质问。男人们的集体出走,引起了女人们的讨论。这时候朴老板娘突然登门来访。

  福童和姬子各让一步,福童搬回家住了。炳烈和丰秀准备收拾东西回家,但熙秀坚持要留下。浩俊骗尹京帮他相亲,尹京去了才发现上当了。梦龙告诉恩京,庆儿希望跟他重新开始。姬子给慧英出主意改善夫妻关系,熬中药给熙秀喝。

  福童和丰秀商量把公寓布置成办公室,好有一个自己的空间。敏基和秀京出去玩耍晚回家,跟家里打电话请假结果发生了争执。丰秀烟瘾重犯,很快被英子和姬子发现。英子和敏基妈见面回来之后不怎么高兴。

  秀京为了订婚典礼非要穿礼服,英子不同意,尹京、福姬也都表示反对。英子给秀京借了慧秀的礼服让秀京穿,秀京坚决不要。敏基妈带秀京去挑结婚戒指。恩京和梦龙又为了庆儿的事儿吵了一架。浩俊约尹京一块儿去买结婚用的房子。

  梦龙为了庆儿痛苦流涕,恩京非常伤心,很晚才回家。慧英生病,熙秀叫炳烈过来看病,第二天慧英就好多了,福姬要炳烈收治疗费。丰秀的生意不景气,姬子提出福童要给他们孩子结婚的补助,英子非常高兴。

  一家子都在家里等梦龙上门,结果梦龙在路上因为车祸与人发生争执,好不容易打了个电话过来告诉恩京来不了了。东焕要被公司派到海外工作,正花很不情愿。浩俊在尹京的告知下,去派出所帮梦龙解决事故问题。

  澡堂家的女人们在姬子的带领下,集体出门赏花。浩俊利用梦龙来拜见岳父的机会找尹京。梦龙非常紧张地接受了福童的接见,英子也趁机审查了浩俊。秀京在敏基家也经历了新的考验。

  家里的女人们都去赏花了,把孩子们都留给男人们照看,最后倒霉的只有孩子。像节日一样的赏花季节,交通成了最大的敌人,女人们被困在车里,不能按时回家给男人们做饭,男人们只好吃煮得糨湖一般的方便面,女人们则找到一个很好的借口,美美地吃了一顿西餐。恩京到大邱见梦龙的父母,还是没有得到结婚的同意。

  恩京与梦龙的婚事,如今成了全家人的头等大事,各色人等都成了说客,有支持的,有反对的,有不置可否的。智娜得不到敏基的感情,决定出国留学,秀京受不了敏基称赞智娜,贬低自己,和敏基大吵了一架。浩俊向尹京求婚,被断然拒绝,同样心高心傲的浩俊愤然离去。英子把手提包落在出租车里,英子怀疑随着岁月的增长,自己的记忆力也出现了问题,于是她用各种方式锻炼自己的记忆力。炳烈打球不顺回家大发脾气,发誓从此再不打球,于是福姬陪炳烈去球场练球。

  梦龙和恩京再次向父母求情,结过投票,爷爷答应再给梦龙一次机会。英子心情非常烦乱,儿子功课不好,恩京不听话,秀京不懂事,丈夫心不在焉,英子唯有长吁短叹。尹京想与浩俊重归于好,被浩俊冷言冷语地抢白了一顿,尹京说出了心里的顾虑,答应做浩俊的女朋友。拉斯维加斯赌场

  为了让妈妈接受恩京,梦龙决定壮着胆子回家说服母亲。而尹京这边也在为答应做浩俊的恋人而后悔。这一天又轮到福姬家聚餐了,福姬带健儿去检查,把包饺子的任务交给了秀京和正花。没想到两个人睡午觉耽误了包饺子,气得福姬一通数落,把大嫂二嫂全都叫来包饺子。直到全家男人饿得受不了了,饺子才算吃上。慧英的一个朋友和丈夫离婚,却一分钱的赔偿金都拿不到。几个女人们议论起这件事,都非常气愤,决定向丈夫争取自己的权利,为自己留条后路。晚上,姬子,福姬,英子向丈夫提出了财产方面的要求。第二天早上,几个男人们聚在一起议论起这件事,觉得非常蹊跷,决定给女人们一个下马威,一天不回家。

  梦龙没有说服妈妈,恩京不再对梦龙的母亲抱有希望,决定和梦龙结婚。都到了晚上了,男人们出去了一天还没有回来,姑嫂们已经有些担心了,生怕是因为自己提出的条件惹恼了男人们,只有姬子安之若素。男人们半夜终于回来了,回到家以各自的方式向老婆摊牌。炳烈提出要和福姬离婚。福姬还以为炳烈是吓唬她,并不当回事。敏基在美国西雅图的姑姑病逝,敏基的爸爸妈妈紧急去奔丧,订婚仪式不得不延迟,秀京非常不高兴。福童被姬子挤兑得交出了澡堂的全部收入,于是发誓永远不再和姬子说话。恩京和梦龙半夜突然找上门来,把家里人全都吵醒了。

  恩京和梦龙将全家人吵醒,向爷爷奶奶和父母宣布不再寻求梦龙父母的同意,决定自行结婚,糟到全家人的爷爷和全家人的反对。福姬觉得事情闹大了,非常惊慌,打电话问英子这边的情况。可是梦龙和恩京还在爷爷屋里软磨硬泡呢,哪有闲心听她唠叨啊。恩京怨英子从来不尊重自己的意见,英子非常伤心。尹京劝妈妈客观地看待恩京与梦龙的感情,不要再像对待小孩子一样干涉恩京的婚事。慧英最近总是萎靡不振,怀疑自己是不是到了更年期。炳烈让福姬十点钟去办理离婚手续,福姬来向妈妈求救。

  福姬在妈妈的陪同下,来见炳烈。已经看出炳烈用心的姬子趁福姬不在的时候,劝炳烈见好就收,吓唬吓唬福姬就行了,但是炳烈觉得还需要再震慑一下福姬。英子找恩京谈心,告诉她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恩京好,但是并没有消除恩京对她的成见。在福姬的苦苦哀求下,炳烈决定暂时不离婚,福姬又趾高气扬起来。梦龙的哥哥大元来找丰秀的公司,请他成全弟弟的婚事,丰秀觉得大元兄弟并不象他们的父母一样不近情理,回来劝英子再考虑考虑。慧英越来越不舒服,而且还经常恶心,熙秀却认为她是在装蒜。智焕嫌家里学习条件不好,被丰秀和英子数落了一顿。敏基的父母奔丧回来,为敏基和秀京举行了订婚仪式。

  刚从秀京和敏基订婚仪式上回来,熙秀一家就听到了一个晴天霹雳一样的消息,正花的儿子小勇不小心掉进了洗澡池,吓得一家人赶忙奔向医院,幸好小勇家然无恙。因为炳烈仍然对自己不理睬,福姬又犯了暴食的毛病。浩俊买下了姑姑的一所公寓,请尹京来帮他设计如何装修。英子教育恩京,结婚就要像秀京一样体面,可是恩京不为所动。丰秀也劝英子体谅恩京。姬子想方设计引诱福童说话,但是福童仍然不理不睬。恩京偷了秀京和尹京的印章,和梦龙办了结婚登记。敏基的妈妈紧急约见英子,说因为敏基的屋子小,原来的旧的家具放不下,让英子补办家具。英子非常不痛快。秀京因为婆婆给的聘礼都是便宜货,非常难过,认为敏基的妈妈不喜欢她,所以舍不得花钱。赌气不想结婚了,敏基马上赶到秀京家,对她好言相劝。慧英和福姬,英子到医院体检,被医生告知怀孕了,慧英大惊。

  医生告诉慧英她怀孕了,慧英大惊失色,马上将这事告诉了熙秀,没想到熙秀无比兴奋,坚持让慧英把孩子生下来。并且一改往日对慧英的冷漠,对慧英关心得无微不至,想尽各种办法取阅慧英,让慧英不胜其烦。尽管英子极力反对恩京的婚事,但是恩京仍决意和梦龙结婚,他们还瞒着家里人偷偷地进行了婚姻登记。恩京来找英子要结婚费,希望马上结婚,并告诉父母她急着结婚是因为不想看着秀京举行豪华的婚礼后,再进行寒酸的婚礼。

  熙秀为了让慧英答应生孩子,仍然在软磨硬泡地进行哄劝。福童招集全家人讨论恩京的婚事,迫于恩京的态度,全家人决定同意他们结婚,并让丰秀去大丘见梦龙的父母。没想到丰秀被梦龙的父母羞辱了一顿,福童一家非常气氛,决定独自为恩京和梦龙举行婚礼。尹京和浩俊也开始布置他们的新房。秀京和敏基父母逛商场时,因为挽了敏基父亲的胳膊而被敏基妈妈指责。

  姬子向福童索要澡堂维修费,被福童拒绝,姬子只好向福姬去借。浩俊为恩京的婚礼找到了一家礼堂,全家都感到一丝安慰。慧英为了掩饰怀孕的事,绞尽了脑汁,但是怀孕反应仍然不断出现,全家人都很关心她,以为她生了病。敏基的父亲希望能增加来宾的人数,丰秀让出了自己家的名额,英子很不高兴。

  熙秀突然穿了一条牛仔裤,令全家人大感诧异。炳烈找熙秀一起去打球,被熙秀挖苦了一顿。英子因气生病,慧英借口来安慰英子,却让福姬一个人准备晚饭。恩京和梦龙度完蜜月回来,英子正式接纳了梦龙,全家人为他们接风。

  恩京和梦龙要离开家了,英子非常难过,没有送他们。这时,熙秀的朋友来电话说不能去打高尔夫球了,熙秀邀请炳烈同去。在球场上,絮絮叨叨的炳烈让熙秀头疼得要死,没想到炳烈却又打出了一个一杆进洞,让熙秀懊恼不已。熙秀和慧英的感情日益恩爱,穿着牛仔裤的熙秀显得非常年轻,有活力,丰秀也产生了羡慕之情,让英子给他买一条。

  秀京觉得敏基妈妈送的聘礼非常寒酸,对敏基发泄不满,还扬言不参加婚礼了。敏基也对妈妈的作法很不满,并到秀京家哄劝秀京。星期六是全家男人登山的日子,上午还要上班的梦龙坚持参加家庭活动。但是在回来的路上,怕迟到的梦龙提议加快速度,福童为了照顾梦龙带头跑回家,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参加完婚礼回家后,福姬开始因为车位的问题向丰秀和熙秀发难。最终,福童决定让丰秀和熙秀也到外面停车场停车,家里的车位都留给女人们,姬子对福童的决定大加赞赏。

  秀京在机场突然胃痉挛,回到了家中,丰秀和英子看出敏基不高兴,智焕告诉他们是因为秀京在机场旁若无人地和以前的男同事玩笑,敏基才生气的。秀京对父母抱怨敏基小心眼儿,被英子骂了一顿。晚上,敏基要回家睡,英子让他和秀京在自己的卧室睡。喝醉了的梦龙突然发难,怨英子对女婿不公平,当初让自己和恩京在二楼分床睡。丰秀怎么劝也没用,最后把梦龙和恩京赶回了家。

  恩京批评梦龙的行为,梦龙表示要戒酒。英子的高中同学来电话约她去旅行,英子非常想去,但是因为公公婆婆,家里家外都需要她,只好拒绝了。福童和姬子非常体谅她几十年如一日,连旅行都没去过,同意她去,英子非常激动,去邀请慧英,被慧英冷淡地拒绝了。慧英与熙秀在餐厅说怀孕的事,被正花听到了。正花从此显得非常不自然。经过一夜磨合,秀京和敏基又和好如初,又重新去度蜜月了。

  英子准备去旅行,可是挑来挑去都没有什么合适的衣服,又被慧英挖苦了一顿,一赌气出门买了很多新潮的内衣。福姬从正花口中探听到慧英确实怀孕了,心里非常不平衡,找姬子哭闹了一场。全家都为这个消息震惊了。英子出发那天,浩淑打来电话,说圣子的公公去逝了,旅行泡汤了,英子非常失望。

  由于全家都知道自己怀孕了,慧英羞愧得无地自容。她去找福姬请求理解,被福姬羞辱了番,两人不欢而散。福童和姬子去医院看望边学奎,回来的路上进了朴老板娘的茶屋,两个女人都很尴尬。第二天早上,秀京和敏基突然提前一天回来,还扬言要离婚,英子非常吃惊。

  敏基和秀京结婚,去度蜜月。两人因敏基当兵时与别的女人有染而闹矛盾,没度完蜜月中途回来要闹离婚。英子又生气、又担心。尹京把小两口送到饭店,让他们按原计划过一天再回家。福姬因嫉妒慧英怀孕而时常的要当面嘲笑和挖苦慧英。恩京夫妇过着恩恩爱爱的幸福生活。福童下家庭令让所有的人都要勤俭节约。

  秀京突然打电话来说敏基出去不回来,后来敏基回来狠狠的教训了秀京,最后两人和好并按原计划回秀京家。英子因很多心烦的事,晚上睡不着觉被丰秀看见,丰秀误以为英子是因为更年期综合症,劝英子上医院看看。澡堂的锅炉突然出问题,福童和姬子向早早来澡堂洗澡的人表示歉意。秀京夫妇回来的日子,在大家会餐的餐桌上,浩俊突然向尹京求婚,让大家惊讶,让尹京措手不及。

  面对浩俊突然的求婚尹京大发脾气,在大家的相劝下无奈的表示可以先同居,更令所有的人大吃一惊。秀京的莽撞行为让婆婆很不高兴,敏基在中间尽力调和婆媳关系。正花得了相思病,整天过得无精打采。浩俊做饭剁肉时把手指给切坏了,尹京急忙到浩俊家照顾。

  尹京得到长辈的同意后留在浩俊家精心照顾浩俊。浩俊乘着这个机会向尹京发动心里攻势,要求尹京答应结婚。英子因为心烦整天阴沉着脸,丰秀劝英子用平常心面对生活。福童和姬子在公园漫谈,吐露对英子的愧疚心情。

  英子在电话里向恩京发牢骚,姬子从外面回来正好听到。姬子向福姬嘱咐日后少去打扰英子,福姬把此话又转告给慧英。敏基爸爸回国,秀京想迎接公公回家的路上顺便到家里取衣服,受到英子和婆婆的责怪。慧英对正花心不在焉的表现大为不满,尹京继续在浩俊家照顾浩俊。

  全家老少爷们早晨集体登山,回来后一起泡澡,福童向大家大谈人生哲理。智焕偷听尹京和浩俊的电话,向大家透露尹京的电话内容。福童吃饭的时候,向儿子和女婿宣布重大决定,两位老人要搬出去住。子女们无法理解父亲的心思,福童召开家庭会议向大家说明搬出去的理由。因为要搬到熙秀家,慧英感到莫大的压力,福姬和英子的子女们偷偷高兴。

  尹京向大家宣布要跟浩俊结婚,大家感到非常高兴。慧英收拾房间,做好迎接福童和姬子搬过来住的准备工作。根据慧英的主意,正花把小勇留在哥哥家,让熙秀感到不高兴。英子承认错误,继续说服福童和姬子不要搬出去。福童和姬子最后还是搬到熙秀家。

  福童和姬子开始在熙秀家生活,英子认为两位老人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搬到熙秀家,深感内疚。秀京和敏基在路上碰到老朋友友烈,秀京表现出过分的热情,让敏基大为不满。尹京到浩俊家见浩俊的父母,浩俊父母对尹京非常满意。

  两位老人搬走,英子懒惰得连做饭都懒得做,丰秀对妻子的行为大发牢骚。福童参加完边学奎的葬礼回来,突然感到头晕,腹泻,子女们忙得团团转。浩俊父母委托英子给尹京买结婚礼物。炳烈刺激福姬,要求福姬进行减肥。敏基父母给丰秀家送来几箱芒果,正好碰见福姬向炳烈大发脾气。

  福童病好后出去散步。福童向丰秀嘱托日后好好孝敬姬子,好好对待妻子。在智焕的帮助下,英子开始学电脑。秀京提出要到公司上班,敏基露出不高兴的样子,婆婆反对秀京上班。恩京发现梦龙瞒着自己把存折里的钱花光,两人大吵一场。尹京和浩俊开始做结婚前的准备。

  尹京同家人一起准备结婚用品,可还坚持不愿意结婚,闹得家里不得安宁。金护士来找炳烈,说健儿是她朋友的骨肉,如今未婚生子的朋友去世了,朋友的母亲又生病,请炳烈帮助她,炳烈夫妇为她祷告。秀京又被老鼠咬,有惊无险,英子虚惊一场。慧英的肚子越来越大。

  尹京快要结婚了,尹京还是对婚姻不放心,向两个妹妹取经;两个妯娌也跟浩俊说这说那。在尹京结婚前一天,福童召集全家人会议,说不要和女人争斗,要和睦相处。英子的中学同学想见英子,丰秀积极劝英子去见面,英子买了一套衣服,和慧英和福姬说了这件事情,结果熙秀和炳烈知道了。

  尹京要结婚了,福童带领全体男人泡澡,姬子带领全体女人泡澡堂。结婚那天姬子叫福童带领男人洗碗,女人都去做头和打扮,说这是在进行改革。在婚礼上尹京说新郎在那儿站着,而新娘让爸爸陪着再入场是不平等的,不愿意那样做,闹得大家哭笑不得。婚礼终于举行完了,尹京和浩俊去新婚旅行,家里都焦急的等待尹京的电话,因为婚礼上尹京一直绷着个脸,大家都很担心。

  大女儿尹京结婚以后,英子心里空荡荡的,姬子来和她聊天,安慰她。可不一会儿秀京就风风火火地跑来说,要和敏基离婚,原因是敏基开快车,姬子和英子进行了一番教育,让他们回家。秀京把敏基开快车的事情向敏基的父母告状,敏基又挨了一顿说。恩京和梦龙因为吃饭的事闹矛盾,恩京又回家诉苦,丰秀开导她。熙秀和慧英的感情越来越好。

  度蜜月回来的尹京完全变了一个人,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还说结婚太棒了,大家都很惊讶,想知道其中原因,尹京说浩俊把她当女王来伺候。慧英快要生了,英子和福姬去劝福童赶紧搬回家住,可福童说还没到一年的期限,不同意回去。到了晚上,慧英去了医院,福童就马上回到原来的家。慧英生了女儿,智焕考上了大学,恩京和尹京怀孕了。窗外下着雪,福童夫妇和家人幸福的在一起看雪景。

  首尔卞头里双门洞运营澡堂30年的老板,身体还很健壮,有2个儿子,一个女儿。

  大儿子金丰秀是一个工作认真、生活严谨的传统韩国男人,也是一个老好人。好到在寒冷的冬天把自己的大衣脱下来送给别人,而且是时有发生,惹得心疼他的妻子大发雷霆。他与他那位同样传统的妻子英子为3个女儿的婚事发愁,尹京坚持独身主义,秀京虚荣风流,指望恩京出去相亲能有希望,没想到回来却满腹牢骚。

  《澡堂老板家的男人们》是一部反映韩国平常百姓人家生活的轻喜剧。该剧用细腻生动而轻松的笔调描写了经营澡堂的老人福童一家三代在生活中发生的种种问题,特别是长子丰秀的三个女儿恋爱、婚嫁的经历,向观众展现了当今韩国家庭长辈与儿女、男人与女人在生活观念、价值取向、性格爱好等方面的矛盾和冲突。剧中人物众多,性格各异,栩栩如生,剧情曲折引人。剧中人物语言通俗生动,富有生活气息,加之剧中描绘的韩国人的文化、传统、习俗和中国人的十分接近,所以该剧让中国电视观众很易于接受

  该剧没有超强的明星阵容,没有曲折的剧情,没有华丽的布景,一切都是那么的普通与自然,像一杯淡淡的茉莉花茶,流动着生活的平淡与喜悦